学德州 打扑克
就来德州扑克迷

怎样让对手的诈唬恰到好处

怎样让对手的诈唬恰到好处

我们通常认为我们的对手应该不能从诈唬中获利。当对手诈唬时,他的范围中应该有一部分是+ EV的,而另一部分则是-EV的。在这类情况下,对手的诈唬牌需要有正确的胜率,才能有利可图。

下面是一个例子。一名玩家在CO位置率先加注,只有按钮玩家跟注。如果翻牌圈发出Q♥ 7♣ 6♠ ,CO玩家用T♠ 9♠下注几乎肯定能盈利,因为这手牌有四张可形成坚果的补牌(8),还可以击中后门同花和中间对子。对付一名理想的对手,这是一个几乎肯定能盈利的下注。

而比它弱很多的牌,比如一对2,不太可能通过持续下注获利,因为它只有两张形成暗三条的补牌。因为不能获得额外的补牌,而仅是一个对子也不太可能在摊牌时取胜,小对子不能在转牌圈有效地再次下注。

一名经常用正确的底牌去诈唬的牌手,他的“随机化做得很好”,他可以通过用胜率适当的底牌去诈唬来确保他的范围是平衡的。这使他有最好的机会通过诈唬牌交上好运,在后面的下注圈逆转对手。请注意,该牌手采用的随机诈唬方式取决于他的底牌和公共牌结构,而非他想要诈唬就去诈唬。

在本书中,当我们说“我们希望对手在用弱牌诈唬时不赔不赚”,这通常意味着,我们希望他在拿着自己下注范围中最差的牌做check-fold还是诈唬的选择时保持中立。对手的最佳诈唬牌显然是有利可图的,因为它们有最好的机会在将来的回合改进牌力或是有最好的排除效应。然而,在许多场合,对手理论正确的下注范围中最差的牌应该只能略有盈利。

如果一名牌手弃牌过多,以至于他的对手可以通过诈唬范围中的任何牌获利,这通常(但不总是)告诉我们,他的防守不具备理论上应有的侵略性。例如,假设一名牌手对于翻牌圈的加注弃牌过多,那么他的对手可以用任何两张牌在翻牌圈加注而获利。他的对手永远也不会弃牌,因为弃牌的EV是0,而诈唬加注能产生+EV。(在后面的章节中,我们将讨论何时让对手通过任何两张牌诈唬获利是可以接受的,但很多情况下,一名牌手应该不能通过用任何两张牌诈唬而获利。)

最后请注意,在对付优秀的对手时,往往有可能两种玩法的期望值完全相同。例如,我们有时会发现自己在河牌圈拿着抓诈牌,而跟注和弃牌的期望值都为零。对抗理想的对手,我们不管采用哪种玩法都不要紧,因为他永远不会为了利用我们而改变自己的策略。但对抗任何现实中的对手,跟注过频会鼓励他停止诈唬,而弃牌过频又会激励他频繁诈唬。因此,对抗出色的牌手时,重要的是保持平衡,哪怕两种玩法对付理想对手的期望值是相同的(除非你打算在将来反转你的策略)。

最优秀的牌手总是采用EV最多的玩法

当两名牌手都使用理论最优玩法时,他们形成了一种著名的纳什均衡,这种情况往往是因为两名牌手都没有改变自己玩法的动机而产生的。也就是说,如果一名牌手使用了一种不是最多+EV的玩法,他会就有一种改变玩法的动机,随后用利润最高的玩法取代之前的玩法。

许多牌手往往对这个概念感到疑惑,认为在对手作出调整之后,为了让他范围中的其他牌更有利可图,优秀的牌手应采用一种较少+EV甚至-EV的玩法。但是,最优秀的牌手看到对手使用非最优玩法时,永远不会改变自己的策略。这是因为他的策略不可能被击败,而且如果他去调整,就可能被认识到变化的对手利用。

然而,既然最优秀的牌手永远不会改变他的策略,这也意味着对付弱手时压榨性策略应该比最优策略更有利可图。例如,如果一名牌手弃牌过于频繁,那么你一边从他那儿频频夺走小底池,一边拒绝在没拿到接近坚果牌时在大底池做出行动,这很可能比使用最优打法利润更高。因此,尽管最优秀的牌手始终采用最有利可图的玩法去对抗最优秀的牌手,但面对弱手时,使用压榨性打法去获得更多利润往往是可行的。

大额下注让对手往底池投入更多筹码

为了防止我们能够通过用任何两张牌下注获利,相对底池而言的小额下注要求我们的对手经常跟注。同样,这种道理也适用于要求对手偶尔往底池投入大量筹码的大额下注。因此,选择正确的下注尺度极其重要,我们也将在本书中仔细探讨。

现在,我们首先关注下注尺度的一个重要方面:下注越重,对手必须投入底池的平均筹码就越多。例如,假设我们想比较:如果我们在河牌圈下注0.5PSB、1PSB、2PSB,而对手不希望我们通过任何两张牌诈唬获利,他必须往底池投入多少筹码。

1. 对于0.5PSB,对手必须在66.7%的时候跟注或加注才能保证我们的诈唬不偏不倚。因此,他平均要投入至少0.334个底池大小的筹码。

0.334 = 0.5 x 0.667

2. 对于1PSB,对手必须在50%的时候跟注或加注才能保证我们的诈唬不偏不倚。因此,他平均要投入至少0.5个底池大小的筹码。

0.5 = 1 x 0.5

3. 对于2PSB,对手必须在33.4%的时候跟注或加注才能保证我们的诈唬不偏不倚。因此,他平均要投入至少0.668个底池大小的筹码。

0.668 = 2 x 0.334

大额下注让底池卷入了更多筹码,但它同时也会使对手的范围相比小额下注强很多。因此,在不使我们的范围太过透明的前提下,用合适的底牌下注正确的金额是一个极重要而又难于掌握的概念。

位置的价值

尽管我们通常无法量化处在有利位置的精确价值,但我们知道位置提供了许多优势。处在有利位置的牌手总是最后行动,这使他能够获得更多信息,也使他获得了停止下注去看下一张出牌的最好机会,还允许他更有效地在转牌圈用听牌跟注。在任何给定场合,位置有多少价值取决于各种因素。

我们暂且不对位置的价值作不充分的分析,只须牢记在翻牌圈处于有利位置是一种显著的优势,即使我们无法量化它的精确价值。因此,我们在有利位置应该试着去看更多翻牌,同时限制我们在不利位置去翻牌的次数。

位置也是对筹码量敏感的。当我们只有少量可下注的筹码时,位置只有较小的价值。但在本书中,我们的大多数讨论都假定起始筹码量为100个大盲注,在这种筹码深度,整局牌应该有足够多的下注筹码,因此位置在本书中几乎总是重要的。

小结

1. 底池赔率是当前底池大小与潜在跟注成本的比值。它对于判断一个跟注需要多少胜率才是值得的至关重要。

2. 胜率告诉我们一手牌对抗对手的底牌或范围在河牌圈是最好牌的机率。

3. 一手牌的期望值告诉我们,当我们采用某种玩法时我们能指望获得多少筹码 。它将做决定时卷入底池的所有筹码都视为无。

4. 具有更高胜率的底牌未必胜过胜率较低的底牌。我们的底牌保持它对抗对手加注和跟注范围的胜率很重要。这也是为何98♥这样的牌总是好过A 7♣这样的牌。

5. 底牌不能简单地根据牌力强弱分级。不同的牌在不同的场合有各自的优势。例如,33♣更适合在多人底池游戏,而A Q在单挑底池能更好的施展。

6. 两级化的范围主要由强牌和弱牌组成。紧缩的范围主要由中等强度的牌组成。下注或加注的范围往往是(但不总是)两极化的,而跟注的范围往往是紧缩的。

7. 我们在河牌圈的范围总是两极化的。如果我们诈唬过多,强硬的对手将总是用他的抓诈牌跟注;如果我们诈唬太少,我们将总是让他的抓诈牌弃牌。因此,我们的目标是使得对手用他的边缘牌不偏不倚地跟注和弃牌。

8. 底牌不能总是归类为要么价值下注要么诈唬。当翻牌圈的某个下注兼具诈唬和价值两种特征时尤其正确。

9. 当对手拿着他诈唬范围中最差牌时,他应该总是在诈唬和弃牌的选择中接近不偏不倚。

10. 处在有利位置为我们提供了许多好处,也大大提高了牌手范围的盈利能力。

内容来源于网络

6UP-德扑第一平台&PokerStars亚洲唯一合作伙伴,新会员首存100送50元.

6UP扑克之星官网发布页:www.6updh.com

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由德州扑克迷整理发布。

赞(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学德州 玩扑克 就来德州扑克迷

博狗扑克蜗牛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