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德州 打扑克
就来德州扑克迷

新闻回顾-顶级德州扑克玩家Seidel突然承认自己是条“鱼”

马特·达蒙主演的电影《赌王之王》,作为最成功的德州扑克电影之一,可以说是许多德州扑克玩家的启蒙影片。

很多人都知道,在这部电影的结尾部分,引用了著名华裔德州扑克牌手Johnny Chan在1988年WSOP决赛上最后一手牌的精彩画面:

Johnny Chan在对阵Erik Seidel时,三张公共牌一出就拿到了顺子,但是他却没有着急进攻,而是引诱Seidel在河牌时全压,最终不但获得冠军金手镯,还捧走了近70万美元的奖金。

虽然Erik Seidel当时输掉了那场比赛,但是Seidel后来在锦标赛方面的成就却超越了有“东方快车”之称的Johnny Chan,在1992年-2007年间,Seidel拿过8条WSOP金手链,而截止目前,他比赛收入已超过3484万美元。

今天我们就来一起了解一下那场经典对局的另一位主人公——Erik Seidel,从他的角度重新追忆这场载入扑克史册的比赛。

01

起步

“我当时打了九个赛事,都输了。”Seidel说。“这也让我输掉很多信心。最终我是卖了不少股份来参赛。”

这很平常,很多人还在WSOP主赛事互换股份。

他卖了多少股份呢?

“三成吧。没有折价,他们就是直接分成。”

当年的主赛事有167人参加。

“开始几天很有趣,我在做一些其他人不做的事情。我诈唬了好多次,都奏效了。”

他的信心回来了。他不停地用3-bet压榨对手。

“人们大多是拿到了大牌才进行3-bet,很少用3-bet诈唬。和这种玩家打牌很有趣,首先要发现他们,发现他们在做什么,他们什么时候比较凶。”

毫无疑问这些年来扑克变化很大,不过Seidel也在不断适应,尽管他没有像Chan, Ivey, Holz或Colman那样一度统治比赛,但是出生于1959年,已经年近60岁他始终保持在第一阶梯,并在奖金榜上名列前茅。

新闻回顾-顶级德州扑克玩家Seidel突然承认自己是条“鱼”

2015年,Seidel夺得欧洲扑克巡回赛总决赛€100,000超级豪客赛冠军

“那时候把对方的手牌确定在一手牌比较容易。那时很不同。凶的玩家会受到奖励,因为人们都用一个模式打牌。”

尽管英国和爱尔兰的玩家也打WSOP,不过当时主要是美国牌手在打。

“这些情况过了一段时间才改变。现在你会看到世界各地的牌手来打,有些人只要有电脑,同时头脑够用、有教材,自己又努力的话,他们会在任何地方都成为成功的牌手。”

在30年前的WSOP主赛上获得亚军之后,30年来Erik Seidel仍然是世界上最好的牌手之一,而他的对手已经换了一批又一批。

新闻回顾-顶级德州扑克玩家Seidel突然承认自己是条“鱼”

02

巅峰对决

Seidel在第一到第三天的比赛中高歌猛进,去年的冠军Jonny Chan也注意到了他。

“我并没有想和Chan正面交锋。显然,当我们接近时我会很在意他。当时他的成绩特别棒,不过决赛桌上有很多经验丰富的玩家,例如T.J. Cloutier和Humberto Brenes。”

Brenes十分欣赏Seidel,当时他在桌上摆一个小鲨鱼,让1988年的主赛事多了很多娱乐元素。

“他是一个很友好的家伙。很有趣。他对扑克有特别的热情,我很欣赏这一点。当我看他时他总是面带笑容,他爱这个游戏。他有很多技巧。”

Brenes在比赛中获得第四名,T.J. Cloutier之前在第五名出局,Ron Graham获得第三名,单挑在最有经验的牌手Chan和挑战者Seidel之间展开。

“我当时真的、真的累了,很难保持精力。在那次决赛桌之前从来没有那种感觉。”

Seidel不仅没有在WSOP赛事上单挑过,实际上他当时从没有打过单挑。

虽然在比赛的其他阶段表现很好,他承认当时没有很好的准备和Chan的单挑。

“我没有带着我的最好状态和他打,即使我最好状态应该也不如他。Chan是一个伟大的玩家,而我当时还没有被打磨过,技术还有很多瑕疵。”

如果Chan那时是在扑克的顶峰的话,Seidel在那次对局中也发现了自己的弱点。

“我记得那时我没有调整我的下注。我当时试图让所有的下注都一样,对应该怎么去打我没有真正的直觉。单挑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游戏,我当时没有太多的经验。”

Seidel对当时自己应该做什么失去了正确的认识。关于单挑的最后一手牌,他说当时自己“那手牌打的很差劲”。Chan在翻牌拿到了顺子,而Seidel中了Q对子。

“显然当时那种情况对他来说是完美的,但是我想我可以不在那一手牌里输掉全部筹码。当时我是Q7两对,从他的行动来看我应该可以发现他的攻击性。”

Seidel没能从那手牌里跑出来。河牌Chan“瞄着天空”,Seidel中计全下,Chan马上跟注了。Seidel输掉了全部筹码。比赛结束。

“打完那手牌我们就出去吃饭了。很多纽约玩家围着我们,尽管当时周围至少有20个人,我还是感觉很孤单和冷落,我不觉得有谁能理解我当时的感受。”

那个时候,没有太多的人输掉过WSOP主赛事。Seidel需要一些时间来正确认识这场比赛。

“当你第一次输掉那么多时,你会不适应这种状况。我用了几天时间,这对我来说很难,但是我也记住了那种感觉:“XXX,我不敢相信我这么做了。”

从那场比赛中恢复回来是Seidel职业生涯的重要节点。

不仅是Seidel,一些纽约牌手也从那次比赛中获益。

“能给朋友赢那么多是很有趣的一件事。几乎我所有的朋友都有一份,能给所有信任我的人回报是一种无与伦比的感觉。”

很多人满意他的成绩,但是Seidel本人还对最后的对局念念不忘。

“我记得第二年去登记参加主赛事时,Puggy Pearson在我前面,他看看我,说“那手牌你的打法,是我看到的最差的一手牌。”我认识他,我在刚打牌时就认识他,那感觉很尴尬和搞笑。”

03

关于《赌王之王》

Seidel和Chan多年来在不同的场合单挑,但是这不是争斗的开始。

“从那以后我们只是一起打牌多了一些。他打的量不大,那以后我也没和他有太多交手。我们算是朋友,不过并不是总在一起,也没有一起去看过电影或者做其他的事。”

新闻回顾-顶级德州扑克玩家Seidel突然承认自己是条“鱼”

然而他们的故事被搬上了银幕。Seidel承认在搬上银幕之前他没有回看过那次单挑。他说在影院看《赌王之王》时看到那段镜头他感觉很不同。

“当我第一次看本子时,我记得当时感觉有些被冒犯了。但是只是过了几分钟,我觉得他们做的事对的,我是那条鱼!我觉得描述的没有问题,很准确。”

能成为知名好莱坞电影的一部分是令人激动的。Seidel也觉得这对自己的扑克生涯有好处。

“那是一部扑克方面的重要电影,John Dahl是一个伟大的导演。能在他的电影中登场很酷。我喜欢这部电影,我觉得他们做的很棒。”

三十年过去,Seidel回忆当年时仍然是积极的态度。

“我那四天真的很兴奋。即使我输了,那也是我最喜欢的赛事之一。”

很多德州扑克迷和《赌王之王》的影迷也对这部电影倍加推崇,对Chan来说这是辉煌重现,而对Erik Seidel则是他职业生涯的凤凰涅槃。

而那段传奇的岁月,也许是任何牌手都梦寐以求的——那些伟大的失败,也会成为记忆的珍藏,在光阴打磨之后,依然历久弥新。

神扑克,亚洲最大的德州扑克游戏平台,全球首家真人德州扑克,为您提供安全贴心的专业游戏服务,新会员注册送50元.

神扑克之星官网发布页:www.spkdh.com

以上内容来源于网络,由德州扑克迷整理发布。

赞(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学德州 玩扑克 就来德州扑克迷

博狗扑克蜗牛扑克